黄豆豆出演音乐舞剧《木兰》 从阳刚回归单纯

发布日期:2017-11-24 浏览次数:1606

  采访者:宋文婷

  被访者:黄豆豆

  黄豆豆是适合花木兰这个角色的,刚柔并济的厚实舞蹈功力饱满了这个古代巾帼英雄的舞台形象,相当给力。如果说,娇小的身材乃出演木兰的优势,那金戈铁马的剧情下,男人天性的苍劲有力和刚毅气度也就注定了《木兰》舞剧中,那一场有关角色命运、音乐和舞蹈的胜利。


  B=《外滩画报》


  H=黄豆豆


  B:这是你第一次出演女角吗?中国巾帼英雄人物众多,为何选择“花木兰”进行演绎?


  H:是的。但我所塑造的是最阳刚的木兰。之所以选择“花木兰”,原因有两个。其一,花木兰的故事在中国早已家喻户晓,1998年上映的迪士尼动画片《MULAN》,更使“木兰”的声名远播海内外,具有了国际性的影响力。其二,中国的很多英雄人物在心理上都存在着一种失衡,那就是,精忠报国却难全家礼孝道。唯独花木兰这个角色,既替父从军尽孝,又奋勇激战护国,这是中国传统道德思想绝对值得歌颂的地方。


  B:身为编舞,整部舞剧最让你有创作发挥空间的部分是哪些?


  H:这部舞剧被分成了上下两幕,反映的正是木兰在气质上截然不同的两面特性。上半场,家中的木兰是父亲的好女儿,单纯且真诚地面对乡邻好友。下半场,家中木兰转变为军中木兰,成了一个铮铮风骨的将士,从进军营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可以看到,无论是装束还是举手投足间,女性化的特质俨然被完全隐藏在厚重的盔甲之下。通常,很多历史英雄一出场就定格在帝王将相、世家子弟的身份之上,而木兰这个人物,正是因为经历了从小兵到将军这样一个成长、转变的过程,所以不论从编舞还是主演的角度来看,木兰这个角色都给予了我极大的创作和表演的空间。


  B:在转折点找到了心灵与精神的出口?


  H:是的。木兰虽然是女人,却最终率领一群男人战胜了另外一群男人,可以说是比男人更男人的将军。可贵的是,她淡泊对待皇帝的赏赐和爵位。国有难,义无反顾。但当一切又回归平静后,木兰选择“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重新回到了父亲的身边,亲手为父亲倒上一杯茶,再次回归天性中的单纯。当我选择舞蹈的同时也选择了忍受孤单,在孤单中思索、在痛苦中创作。关键是,当你成功之后能否还继续永葆最初的那份平常心,坚持做最真实的自己。


  B:此次和真琴翼演对手戏,她最让你欣赏的地方?


  H:和真琴翼合作很愉快,我很欣赏她的表演,相当成稳。我演出时会比较忘我,台下工作人员有时候拍出来的照片会看到我的嘴巴张得很大,或是刚好闭眼。但很奇怪,真琴翼的每一张照片都在她的最佳状态,大到她的起步落地,是左脚先迈还是右脚先跨,小到一个眼神、笑容以及回眸,几乎每场排练、演出都是一样的。我相信除了正常排练,她私下肯定下了不少苦功。


  B:全剧中最让你骄傲的中国元素运用有哪些?能否举例说明。


  H:那真是太多了。比如说,整台舞剧的化妆与造型。如果你近距离观察我们眉宇间线条的走势,就不难看到中国京剧脸谱的影子。其次,从军的剧情必然会有几个武戏打斗的场景。通常的舞剧和舞蹈对战争场面的处理,多采用整齐的集体舞为表现形式。我们希望《木兰》这部戏的打斗设计能有一些创新,所以将大量中国动作片和传统武术的元素引用到舞蹈的编排中来。


  B:音乐是一大亮点,所有曲目都是为该剧度身原创的?


  H:这部音乐舞剧中所有的音乐和歌曲都是根据剧情需要特别创作谱曲的。日本优秀的音乐家东仪秀树先生,出生于日本宫廷的雅乐世家,他从小也接受西方音乐的熏陶,借此机会把雅乐精神和西方作曲体系很好地融合在一起进行创作。本剧的导演是日本著名的舞台剧导演上田遥,他所带领的日方团队对中国文化和艺术的尊重,让我深受感动。


  B:能否透露一下未来三个月比较重要的一些演出信息?


  H:接下来比较重要的工作是,把世博主题秀《城市之窗》录制成DVD的版本,也算是我们对上海世博会的一份献礼。大家如果有机会看到这个主题秀的话,会发现很多闪光点:360度魔方式的投影舞台、国际性的独创演出空间和剧场环境的操作模式……作为一个新上海人,《城市之窗》可以说是我个人对上海的理解以及情感沉淀真实融合的一部作品。

来源:北京文艺网